【员工风采】压水井的记忆

必赢唯一官方网站 发表于宁夏
图片

图片


一场雨后,让夏日北方小城万物如久逢甘露。记忆像是倒在掌心的水,流向了我儿时压水井边,有朴素的乡村气息、放任的呼吸,属于自我的安宁。


小时候,院中的压水井是家中唯一的用水水源。清晨,闻着家家户户房郊冒出那袅袅的炊烟,屋外鸡舍咯咯哒哒、喔喔喔的鸡鸣狗吠和压水井嘎呀嘎呀、哗哗啦啦的流水声奏响了……记忆的青涩童年生活。

那时候,时间过得很慢,有如镜的平静、微微泛起的涟漪,也有汹涌澎湃的波涛,充满了开心,也侵透了苦涩。在兄弟姊妹多、物质文化生活匮乏单一的年代,父母忙于生计是无暇细心管理我们的,院子的压水井却赋予了我宁静的童年别样的色彩。

春上最是人间好时节,小院桃花芳菲尽。是梦是境是诗是画,父亲喜欢看书、写的一笔好字,在基层工作中少有的“文脉人”。小时候院里桃花盛开的季节,闲暇父亲最喜欢和我们围坐在压水井旁,一页一页带我们翻看有图画的小花书,像《三大白骨精》、《宝莲灯》、《红楼梦》、《三国演义》等等这些小花书。以其故事情节精彩感人,画面典雅,人物形象生动逼真的特点,认不全字靠看图猜字也看懂了故事。像童年岁月的星星,指引我对丑与恶,真善美,有了初步的认知,给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打开诗和远方的大门,熠熠发光在有梦的夜间。

绿树浓荫夏日长,满架桃红一院香。夏季更是人间好时节,桃李杏这些当季水果相继长熟。记得小时候的小学假期作业——就是敞开了玩、尽情饱尝大自然果味的馈赠。尤其对没有农田耕作的工人家庭出生孩子,那闲散放任的人小鬼大可比现在的“神兽”还令父母操心。只要父母前脚出去忙,就是我们姊妹仨摩拳擦掌实施“鬼主意”的开始:这儿厨房水缸里的水加扑了一地。那儿卧房洗脸盆偷到院子和泥。也不知是听了谁的蛊惑,说蜜蜂窝里有糖吃,我们竟大胆拿着竹竿去捣蜂窝,结果糖没吃到,馋嘴猴们的脸被蜜蜂折肿的像一个个“咪狮子”又疼又痒。迅速往脸上激洒清凉的井水只能是我们处理峰折事故最直接的应急法子。好好的院墙挖个洞一头用泥围住,灌上水光脚踩在里面、你溅他一下,他泼你一身,蹦着跳着、满院子烈日烘烤着大地泥浆伴着童趣、忘乎所以的沉浸其中。不知不觉中、已被泥水溅的全身上下像个泥猴子。总之,只要压水井里压出水,我们就能想出各种玩法。要是被父母抓个现形,就免不了一顿挨打。也有不招人嫌时、帮父母用压水井的水给满院子飞上扑下的鸡禽喂水,洒扫干净庭院卫生。记不得多少次、逗笑过辛苦回家的父母......

时光容易把人催,白了枯叶黑了落木,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北方的冬天冷冽的像刀子,严寒的天气,很多家里压水井由于冰冻压不上水,我家压水井不知是离黄河近还是保温做的好,再冷的天也没影响家里的用水安全。同村的亲戚邻居常有人到我家压水用,那时奶奶和五叔住,冬天给奶奶送水是我放学后最大的事。也是我童年记忆里最暖心的回忆,记的每次去送水远远的、远远的、就看见缠小脚拄着拐杖满眼笑呵呵等在路口的奶奶。在她那亲和慈爱的脸上看到、她等的似乎不是我送去的水,是她盼等的孙女我。那情那景,几十年过去仍然是我记忆里魂牵梦绕的思恋。

然而,这些都在我上小学四年级前戛然而止。父亲工作的单位给他分了一套住房,我们要搬家了。当汽车载着我们一家驶离院口的那一刻,眼泪就像清冽的压井水止不住奔涌而出。别了我的童年,别了伴我快乐、浇灌我生长的“小院--压水井”。

— END —


供  稿|吴忠水务公司  余小荣  审核: 康立军  审编:牛卫玲
编  辑|张馨月  吴  杨
编  审|张   伟  徐明旺
审  定|雍  蕾

Baidu
sogou
Copyright © 2018-2023 必赢唯一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宁ICP备18001087号
Baidu
sogou